含羞草与小豆蔻香水

调香大师介绍

出生在巴黎的香水调制大师Marie Salamagne,自幼年时就痴迷于各种气味——阁楼的气息、面包的香气、泥土的芬芳、泥灰的气味,数不胜数……在取得化学专业第一学位后,她便开始了自己调香大师的职业生涯。Marie认为香氛应带来诱惑与愉悦,激发人们与生俱来的率真性情,并能在瞬间给人以全新的感受。她的座右铭是“开阔思维、保持好奇”。’

你的创作灵感从何而来?
祖•玛珑带我前去参观了东方主义画家Frederick Leighton的故居。Leighton府邸(Leighton House)是藏身于伦敦Holland公园内的瑰宝。作为一座令人惊艳的颓废建筑,屋内铺设了1000多块他从中东收集而来的瓷砖,以及充满了绚丽迷人的图案。 我们还去探索了包括马拉喀什(Marrakesh)和丹吉尔(Tangiers),那些被60年代人们视为波西米亚避风港的地方,例如从滚石乐队到一些文学角色,如《故园风雨后》(Brideshead Revisited)中的Sebastian Flyte。.

祖•玛珑希望在此款香氛描绘出这些灵感精髓的同时,也为它融入一份现代感。于是我们着手探寻波西米亚精神在当今这个时代所具有的意义,从新波西米亚时尚中那些不拘一格的印花、色彩绚丽的图案和布料,再到喜欢独辟蹊径的旅行作风中,我们乐在其中。

你认为新波西米亚思维中最独特和新颖地方在哪里?
对我而言,新波西米亚精神颂扬的是一种无界的思维状态。其追随者都是一些追求真情实感的自由思想者。在我看来,新波西米亚精神的核心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冒险精神。

含羞草与小豆蔻香水属于花香类香氛。你是怎样在这款香氛中融入祖·玛珑特质的?
经典的东方花香调通常采用橙花、茉莉花或玫瑰等花香为主,充满了东方香调的丰富度与复杂性。它们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就在于其香味中融合了独特的温暖与魅惑气息。祖•玛珑伦敦想要创造一款与众不同的香氛,前所未有地提出将含羞草作为此款东方花香调香氛主要成分,这本身就是一个创新。而这一点也让我倍受启发,要知道,在香氛史上,含羞草已经很久无人问津了,所以这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挑战。

于是我们选择了一种辛凉的香料——小豆蔻,因为它能为香氛增加一种新的能量。我非常喜欢小豆蔻那种令人振奋的新鲜闪耀特质。那一刻,我们就已经知道我们找到一种非同寻常的完美搭配:充满生机活力的小豆蔻,搭配性感绵软的含羞草,形成一种出乎意料的惊喜转折。两种香味都光芒四射,含羞草像和煦的暖阳,而小豆蔻则像明亮的光。

能再多给我们讲讲你的含羞草精油吗?
含羞草象征着优雅、简约、柔和和友谊。在它柔弱的外表之下,却呈现着一种强大的女性力量。含羞草精油完美体现出绿意盎然、花香四溢、细腻持久的香调。而一丝木质、甜美的香调又令其有别于其他花香。

我采用了源自普罗旺斯100%纯天然的含羞草萃取。那些含羞草嫩枝都源自Grasse和Tourrettes,经手工采摘后的两至三个小时内就立即进行萃取。

含羞草和小豆蔻香水中充满了魅惑气息,而这种气息大部分源于含羞草本身。正是这种不常见的粉质、甜美的花香完美体现出了波西米亚特质。

<上一页  下一页 >